房租高涨 深圳艺术小镇可以慢生活吗?(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25日 10:59 南方都市报
房租高涨 深圳艺术小镇可以慢生活吗?(组图)
梧桐山一条不到50米长的老街被改造成为艺术街。 南都记者 陈以怀实习生 邹韵 摄
房租高涨 深圳艺术小镇可以慢生活吗?(组图)
前日,梧桐山的艺术工作者聚在一起商讨出路。 南都记者 高贵彬摄

  从沙湾路通往沙湾关路途,经过一个叫大望桥的地方,从一座石桥拐进,时间顿时停止仓促的脚步,阳光暖暖,生活缓缓。抬头望去,前面是苍劲挺拔的深圳第一峰——梧桐山,旁边是深港人民的水缸——深圳水库,青山绿水包围,芦苇茂盛生长,无高楼之压抑,无嘈杂之乱景,市区少有的一处世外桃源诗意之地。

  先是来自江西的的哥呼群引伴栖居在此,接着一位位画家艺术家也被吸引来了,把这里当做一处心灵的家园,安心画画创作。再紧接着升级改造旧颜换新貌,被誉为罗湖区产业发展升级的四城一镇——梧桐艺术小镇如今雏形初现,掀起红盖头,路边一幅幅宣传标语旗帜迎风飘扬“享受生态环境,发展创意产业。”

  环境更好了,本地居民的物业租金随着上涨。未改造前,40平米左右一房一厅租金为320元,现在,没有550元租不到。艺术小镇尚处起步发展阶段,高涨的房租成为栖居在此数百名艺术家绕不过的一个矛盾心结:要艺术,也要吃饭。

  对于梧桐山原创艺术家们来说,生存与发展始终是个大问题。这个有关梧桐山艺术家的生存讨论,在其内部聊天群里,已热议多日了。前日下午3时,他们为此又在梧桐山大门口的一家院子专门开了个会。

  环境吸引落户

  正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样,梧桐艺术小镇的成因也有它的姻缘际会。大约10年前,一拨画画的艺术家看中这里,安下家,潜心画画创作,相对过着比较封闭贫穷的生活。此后,慕名前来的艺术家越来越多,画家村因此得名。

  梧桐山艺术圈哪个人最有名?去找耿建国吧,他的生意做得最大。211公交总站一侧,一栋股份公司集体物业大楼一楼,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三江源文化传播公司。不过,“以商养艺”的他另开有一家节能设备公司,这才是他赖以生存的生意,至于画廊,纯属爱好。

  去年中秋节前,耿先生进驻梧桐山。他看上了梧桐山独一无二的自然风光,而政府下的文件强力打造梧桐山艺术小镇的规划给他下了一颗定心丸。

  耿先是通过举办一些公益项目将艺术家资源聚拢,签约了梧桐艺术家近20人,为他们搭建平台,卖出他们的劳动成果:一幅幅画作。今年耿先生为艺术家们找到了创作以外赚钱的机会,对外输送书法、画画、国学等艺术类的人才,或者是通过公司为艺术家卖出更多的画。

  在耿先生看来,梧桐小镇艺术家的质素还行。“处于初创期的艺术家生活一般较为窘迫,这是他们潜心创作形成个人风格的时间,他们需要宁静和谐的创作气氛。另外,收入来源少的现状下,生活成本不能太高,梧桐山正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梧桐山大望艺术小镇招商办公室负责人黄文华告诉南都记者,2008年罗湖区打出“四城一镇”的口号,一镇指的就是梧桐艺术小镇。这两年以来可以看得到的是,一栋栋出租屋墙体粉刷一新,外立面改造了,通往村内的马路铺砖了,艺术小镇氛围渐渐显露。而现状是:招商工作仍困难重重。

  房租翻番困扰

  据说,政府的初衷是,统一收购了本地居民的房子进行改造,然后再出租给艺术家们,从中给他们提供福利。黄文华告诉南都记者,现在沿路的房子修好了,可是村民却将租房价格提升了一倍。一房一厅的房子原本的租金是300元,现在起码在500以上。黄文华称,高价之下,政府原本计划的租房计划也举步维艰。如今,改造好的房子近50栋,通过政府租给艺术家的房子数量却停留在个位数。

  这一说法也在艺术家圈内广为流传。南都记者就此向罗湖区有关部门求证此说,得到的答复为:根本就没这个说法。

  在艺术小镇开武馆的郭大胡子坚称,政府肯定说过这话,后来改造好了,环境提升了,政府再向居民收购时,居民开出天价,政府接受不了,最后不了了之。

  前日,艺术小镇沐浴在冬日的暖阳下,一些房子墙面涂鸦着一些艺术元素,几处市政工地正在施工。紧邻梧桐山溪谷边,有栋小院,画家温度的工作室设在此。半年前,温先生和他的七个朋友将此处一条古宅街改造成艺术街。如今,他又与4位从美院毕业不久的年轻人组建了一个“可以艺术道场”,开在艺术小镇上,本着“生活可以艺术”的理念,设计创意生活用品直接对接市场。

  在温度看来,艺术小镇住的艺术家种类多,分布却没有规划。一晃,温度来梧桐山已五个年头。2005年,原本是一位平面设计师的他卖掉了房子和车子,“躲”进梧桐山潜心画画。这些年来,温度处于半脱产状态创作。虽然找到了属于自己画画风格,可是,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给南都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花费的创作材料费至少1000元,外加近千元的房租,近千元基本生活费,另外画作参展的花费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几年前他开着一辆小车来到梧桐山,如今房子、车子早卖掉了,骑单车代步。

  温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政府打出打造艺术小镇的旗号之后,除了改造了这里的外观,与之相应的配套设施却还未搭建,宣传力度也不够。

  自救搭建平台

  好的作品需要一个展览的场所。这点,成为所有在梧桐山艺术小镇安家的200余名艺术家的共识。

  去年12月10日,山江源画廊,由梧桐山艺术小镇百名原创艺术家联合发起,部分艺术家自筹资金举办的“梧桐山首届(民间)艺术节”启动仪式在此举行,艺术节期间,几十家艺术家工作室同时向广大市民开放。当天,到场艺术家们在一个本子上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拟准备成立梧桐山艺术家联合会。初步估计,在此扎堆的艺术家至少200人,以画家居多。推选理事会组成成员,召集会议,这个民间组织将成为连接艺术家与官方与市场的一个纽带。

  如今,梧桐山文化艺术网也建成了,艺术家们可随时在网上进行交流,还可在网上拍卖自己的作品。

  不过,不少艺术家的生活目前已经到了难以维持的状态,主动改变现状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温先生最近在自己的工作室成立了私塾,专门教朋友的孩子画画,为的是多一种赚钱的渠道。

  同样以卖画和带学生为生,高先生三年前从广西师范大学毕业,做了半年北漂族,便扎根深圳梧桐山。高先生认为,提高城市的艺术认知是最根本的。这三年,他带着自己的油画参加过全国各地的展览,唯独深圳的展示情况让他灰心。他谈及,前不久他去观摩深圳的一个画展,揭幕仪式结束,现场的人几乎散掉了,没几个人留下来用心看画的。而北京等地的展会,媒体、市民、各地的朋友参与热情都很高涨。

  深圳的现状,让这群梧桐山艺术家们不断往外跑。只要外地有展会,艺术家们都出去了。高先生以外地市场为主,一年也要出差好几次。不过,他依然留守梧桐山工作室,尽管三年下来,他在深圳才卖掉一幅画。之所以坚守,他还是非常看好深圳的艺术前景,有空白才有市场,只是需要耐心等待机会。

  画水墨及油画的吴强个人感觉,在梧桐山没看见多少真正的好作品出现,住进梧桐山意味远离繁华也远离了机会,不少艺术家创作放在梧桐山,但同时还得为生计、生存奔波。其实细察梧桐山艺术生态会发现,来梧桐山的大致可分四类,一类是为环境打动、潜心创作的;一类着眼于生计、生存,比如大芬村迁入的画师、手工制作者;一类看中梧桐山的发展未来;一类则着迷于“都市中的乡村”的生活方式,将梧桐山视为最后一块净土,这类一般被当做艺术玩家。

  政府的作为

  目前,深圳以艺术为主导的产业园区共有5个,大芬村、观澜版画村、F518、22艺术区、华侨城OCT-LOFT。

  在梧桐山艺术家们的讨论中,这里面只有大芬村是自发形成,而且现在的产业园区大多走的是高端路线,租金高,吸引的是成熟的设计公司、大型机构,而不适合个体艺术家。对于“艺术小镇”的改造,他们普遍担忧的是租金一味上涨,到时只能“走的是艺术家,留下的是商家”。

  期望——观望——失望。画家陈剑国坦承,这是他自落户艺术小镇几年来的心路历程,“希望最后一个是:惊喜。”

  去年10月17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吕锐锋和罗湖区委、区政府负责人一道,来到正在转变中的大望村。罗湖区政府负责人说,目前,他们正进行相关调整和规划,把深圳水库、中国兰花种植资源保护中心、梧桐山景观河等与大望村文化进行整合,打造真正的“梧桐山-大望文化创意产业园”。吕锐锋深有感触地谈及了自己的观点,罗湖大望艺术小镇的建设,是深圳经济发展转型的真实写照,由生产方式转变带动人居环境、社会治理模式、社会化和公益性管理等方面的嬗变,值得研究。在建设过程中,大望要做好“加减法”:增加绿化、文化,减少建筑量、污染排放量,同时,要调整产业形态、调整人口结构,统筹规划、整合各种资源,闯出生产方式转变新路。

  梧桐山艺术小镇是罗湖区近年的重点投资项目和旧改项目。改造前,梧桐山下的大望——— 梧桐山片区内一度聚集了大量小作坊,影响了附近的深圳水库一级水源保护区和梧桐山的生态环境,同时也制约了该片区整体环境的提升。在改造过程中,罗湖区政府首先关闭了片区内的1700多家小作坊,对整个片区的功能定位和环境建设进行了重新规划。根据规划设计,艺术小镇将由梧桐山啤酒文化艺术风貌街、民间博物馆、工艺美术基地、景观河等项目资源有机整合而成,其中梧桐山啤酒文化艺术风貌街为梧桐山艺术小镇的主体部分。

  2009年11月27日,罗湖区文化局局长张远翔表示,区委区政府提出充分利用梧桐山·大望片区特有的生态和物业资源,将梧桐山·大望片区建成一个集创意设计、艺术原创、旅游休闲、民间收藏展示等为一体的文化创意产业园,使之成为一个“让生活慢下来的地方”——艺术小镇。梧桐风原创书画艺术协会的成立,拉开了梧桐山艺术小镇原创艺术活动的序幕。

  2010年年初,罗湖区贸工局联合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完成了《打造“四城一镇”,发展都市产业,探索深圳迈向后工业化社会的新路子》——罗湖区“四城一镇”发展策略研究报告。报告详细阐述了罗湖“四城一镇”发展的产业经济优势及存在的不足,并结合实际提出了一系列发展策略。

  “艺术小镇”整个工程于2009年开始施工,建设内容包括中心街外立面改造、中心街休闲广场改造、中心街道路景观改造工程、民间博物馆改造等工程,整个工程于2009年开始施工,其中梧桐山中心街外立面改造工程分一期、二期实施,现已全部完成改造。梧桐山中心街道路景观改造工程也已基本完成,剩下沿街旁的摆花。梧桐山中心街休闲广场改造包括边坡治理,边坡治理施工单位5月份已进场施工,现完成了边坡支护的主要工程,后即将开始休闲广场景观改造施工。

  产业园区内的民间博物馆建设项目也在有序推进中。民间博物馆位于梧桐山坑背村197号,总建筑面积近8000平方米,由政府全额出资建设改造与装修。民间博物馆改造工程综合楼及五金厂房的建筑及设备安装已基本完成,室内管线安装也已完成,室内装修正在进行收边收尾工作。其由综合馆和精品馆组成,内部分别设置展览区,商品交易洽谈区,文化沙龙、联谊活动区,多功能会议厅等功能区。它是梧桐山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内前期最重要的文化项目之一,其建成与成功运营将发挥示范作用,引领片区产业经济的整体转型与升级。

  原住居民招租

  原住居民自己的物业,政府出钱穿衣戴帽升级改造,对于大望村1.8平方公里辖区大望、新田、新平三个自然村的原住居民来说,无疑是件喜事。梧桐艺术小镇的定位,让原住居民看到了一线生机。

  对此,罗湖区文产办主任赖轶表示,梧桐山艺术小镇以前聚集了许多低端的手工作坊,废水影响到了梧桐山的生态环境保护,为了产业升级、美化环境,罗湖区政府决定出资将一些旧的厂房改造。

  从2009年初开始,罗湖区委区政府就提出了充分利用梧桐山大望片区特有的生态和物业资源,将梧桐山大望片区建成一个集创意设计、艺术原创、旅游休闲、民间收藏展示等为一体的文化创意产业园,推进文化风貌街改造和民间博物馆建设,使之成为 一 个“ 让生活慢下来的地方”——艺术小镇。据悉梧桐山“艺术小镇”改造工程分为一、二期,一期包括沿街的25栋楼房,二期包括16栋,两期工程将使沿街的41栋农家小楼旧貌换新颜。

  据赖轶介绍,目前政府的3栋厂房已经改造完毕,由罗湖区贸工局负责招商和管理,艺术小镇内的“可以艺术街”由所属辖区内的东湖街道办负责招租,村民自己的房子由村民自己招租,政府无权插手。罗湖区旧改办一位负责人也表示,41栋小楼的外立面改造和艺术小镇内的道路建设已经完工。

  关于艺术家所说“政府将艺术小镇统一租下来,改造好后再低价转租给艺术家”的说法,罗湖区文产办赖主任表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梧桐山艺术小镇内有非常多村民的房子,倘若统一进行改造,会有村民不同意,每户村民想要的资金都会不一样,政府也没有那么多钱来改造村民的房子。

  打造需要过程

  “好的作品是不怕没有市场的。”“你的东西好自然有人上门来买。”赖轶主任说,罗湖区政府对打造艺术小镇的期望值非常高,可是梧桐山艺术小镇的打造确实需要一个过程,从2009年开始改造至今也只有一年多的时间。

  赖主任介绍,国内有许多比较成功的产业园如北京的798、深圳的观澜版画村、大芬油画村等,都是因为它们本身就聚集了许多艺术家,形成了一个集聚效应,政府最后介入引导和管理。虽然罗湖区提出了打造梧桐山艺术小镇,但是这个小镇走的也是注重原创性和市场化的道路,并不是说所有的销售都应该由政府来包办。艺术小镇的培育发展需要一个过程,罗湖区政府也将努力搭建更多的交易平台让画家们展示它们的作品。

  据罗湖区贸工局投资促进科一位负责人透露,艺术小镇园区内厂房物业的招商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目前已经有几家比较知名的服装品牌签约即将进驻。梧桐山艺术小镇的发展将与罗湖的优势产业相结合,成为一个集创意文化、民间文化、休闲旅游为一体的文化创意产业园,也将为罗湖的优势产业如黄金珠宝、服饰、家装、奢侈品等提供创意设计中心和展示平台。

  12-13版

  专题统筹:南都记者 陈铭

  采写:南都记者 王雅楠 吕婷 陈铭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