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城市 活动 访谈 城市营销 财经 投资中国 产权 论坛 博客 播客 SINA English
首页 > 城市聚焦 

“深圳梦”的城市化进程(组图)

http://www.sina.net 2010年03月08日 17:49 南方都市报
“深圳梦”的城市化进程(组图)
1979年的皇岗,大片田野、低矮民居,与今日皇岗对应,便可知繁华之梦、现代化之梦已初步实现。

“深圳梦”的城市化进程(组图)
蛇口打响深圳建设第一炮,深圳梦从此落地。

“深圳梦”的城市化进程(组图)
1979年的深圳东门,如实展现了县城热闹区的容貌。

“深圳梦”的城市化进程(组图)
深圳第一家与港商合作的深圳水库酒家于1979年开业。


  纪念深圳特区建设三十周年深圳梦 ●城市进程

  深圳梦从1979年发端

  特区的30周年,是从1980年算起的,那一年是深圳特区正式挂牌成立的年份。但若是要论及现代深圳梦真正的发端,那就得往前再推一年:1979年。“正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正像一轮红日喷薄欲出的那一刹那。”老深圳人、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评论说,1979年,是孕育一个伟大时代的关键年份,也是“深圳梦”的孕育时期。

  在那一年,我们看到,过去这30年来的所有深圳梦之所以形成,一个个深圳人之所以能够意气风发,一家家深圳企业之所以能够走出国门成为世界500强甚至世界最大,深圳之所以能够从一个偏远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人均GDP全国最高的国际性城市……决定这些的伏笔统统都在1979年埋下了。1979年,它确立了深圳梦的方向,给了深圳梦一个名分,划定了深圳梦的疆域,最重要的,它吸引了四面八方怀有梦想的深圳人,他们使深圳成为了深圳。

  就像我们现在写这一篇文章的序曲一样,1979年正是特区30年伟大梦想征程开始的序曲,上一辈在那一年的“冒天下之大不韪”,基本造就了30年后的深圳蓝图。

  那一年,深圳发生了三件最伟大的事,这三件事,决定了深圳过去的30年,也令1979年被作为一个无比特殊的年份,载入了史册。一是中央决定成立特区,二是蛇口打响了改革开放的第一炮,三是深圳撤县建市。

  特区成立

  从危机中突围,深圳梦至此发端

  深圳梦的开始,却是因为很苦涩的故事。在深圳被确立为特区的前一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吴南生在深圳的田间地头进行辛苦的调查,他是为了摸清邓小平的话。1977年11月,刚刚复出的邓小平面对深圳的外逃成风,说了一句话:我们的政策有问题。官方数据说,历年参加外逃者逾11万之众。

  吴南生的调查正是基于这一背景,他也得出了调查结论:外逃成风源于民不聊生。当时深圳有罗芳村,隔河对岸的新界也有个罗芳村。但前者的人均年收入是134元,后者却达1.3万元,两者悬殊高达100倍。因为贫穷,无助的民众才不得已铤而走险,漏夜偷渡,外逃以求生。

  历史的天平开始向我们上一代的改革者倾斜,吴南生当时面临的大气候,正是“人心思变”的时候。当他向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表达“先走一步”的意见时,立即得到了后者的大力支持。1979年的4月5日-28日,习仲勋向中央提出希望在深圳、珠海、汕头划出一些地方,定名“贸易合作区”,实行单独的政策,鼓励华侨、港澳同胞和外商投资。

  中南海赞同了广东的提法。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达文件,正式决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创办“出口特区”,并指出,深圳和珠海优先试办。至此,深圳成为中国的经济特区便被正式确定下来。

  不少评论者将当时官员们对于改革的尝试和探索,简单化称为:深圳的发财梦诞生。因为不想继续贫穷,所以我们要变革。但是宋丁不太赞同这样的说法,“今天的才叫发财梦,那时候,叫捅破铁幕的梦”,他评论说,当时官员们进行政治、经济双重体制的改革,实质上是冒着巨大的风险,“都是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干的”。在很大程度上,他将这称作是中国建国30年来一部分官员改革欲望的总爆发,长期的计划经济令国家毫无生气,也令一部分官员深恶痛绝,他们希望借邓小平复出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冲破铁幕。

  但和一些评论者稍有不同,深圳市社科院城市营运中心主任、深圳市都会研究院执行院长高海燕认为,1979年还没有深圳梦,“建立特区,基于的是危机,那时候更多是一种突围,准确说是深圳梦的发端”。他分析称:“那个时候的深圳,不单是在为深圳找出路,还在为整个国家找出路,试验资本主义的苗在社会主义国家到底长不长得起来。”也基于此,高海燕认为,1979年的深圳梦准确的定义是:冒险,无论是对于改革派的官员来说,还是对那些慕名而来深圳的普通人来说,“1979年来到深圳的那些人,他们是真正的冒险家,后来者所担负的风险基本上已经是很小了”。

  但无论这个梦想是什么,它的确从那一刻起开始诞生了,并且顺利地成长了。如今回头看去,我们或许能够肯定,也就是因为当时的那一批官员们有了这样的做实事的梦想,才为当年的深圳打下了很公平、清廉以及有效率的市场环境,才能令到很多老百姓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才能吸引港商大胆地来开办工厂,以及吸引大量的有志青年从四面八方云涌而来。或者简单说,正是因为官员们冲破铁幕的梦想,才有了随后普通人发财梦、淘金梦的实现。

  设立蛇口工业区

  通过这个“试管”,深圳梦正式落地

  就在吴南生蹲在田间地头做田野调查之前大约2个月,影响中国改革开放的另一位重要人物,也在深圳蛇口码头停船靠岸,他叫袁庚,而今已然93岁高龄。当时年过花甲、担任招商局集团第29代掌门人的他回到故乡,是为了办一个“特区中的特区”。

  在来深圳之前,袁庚曾向中央提交过一份报告,提出了“立足港澳、背靠国内、面向海外、多种经营、买卖结合、工商结合”的24字方针,3天内便为中央所批准。但由于当时香港地价太贵,招商局便想将地点选在一河之隔的深圳。

  1979年1月31日,中央决定在深圳兴建蛇口工业区,由香港招商局集资并负责组织实施。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在听了袁庚的汇报后,用铅笔在地图上南头半岛的根部,用力画了两条线,说:“这个半岛,都给你。”南头半岛足足30平方公里,担心过大的袁庚只要了南端的蛇口,2.5平方公里。据称,这成为他一生三大遗憾中的一个。

  对于袁庚的这一举动,后来的多数评论者均认为,在当时的环境下,改革者所冒的政治风险过大,令他们不敢太过冒进。

  尽管如此,似乎正因为其小,这个“特区中的特区”才得以更快地启动,1979年7月20日,也即是深圳正式被列入“出口特区”之后的第5天,蛇口工业区的一声炮响,打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炮,也令蛇口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管。

  大多数评论者都认为,如果说深圳是一个大特区的话,那么蛇口就是其最好的样本,它最早让深圳梦不再仅仅是一个梦想,而进行了更为大胆的试验,使得深圳梦在最短的时间内落地了,并且闻名全国,形成了巨大的号召力。即便是在1979年,蛇口工业区关于未来我们的深圳梦所做的创新,也都足以令我们记住它。比如袁庚当时的“4分钱”的故事,对运泥车工人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即完成每天55车定额,每车奖2分钱,超额每车奖4分钱),便可以说是国内最早的按劳分配制度,已经开始打破大锅饭制度了。

  “某种程度上,蛇口工业区就是深圳梦的底色。”高海燕表示,全国人民熟知深圳,多数是从蛇口工业区开始的,而深圳后来对全国人民所形成的影响力、号召力乃至价值观,都是由蛇口创立的,最典型的便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高海燕认为,蛇口书写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基本内涵之一,更是奠定了深圳梦的内涵。通过蛇口工业区这样一个小小的“试管”,深圳梦正式落地了:那便是淘金梦和追逐个性解放的梦想。

  在随后的日子里,无数有志之士,都带着对蛇口狂热的梦想来到了深圳。如今还有评论说,当年不少青年对于蛇口的向往,就像抗战时期人们对于延安的向往,蛇口所缔造的梦,让深圳几乎成了一个圣地。

  深圳撤县立市

  跨越县城小框架,金钱梦开始萌芽

  如果说改革派的官员们,他们的梦想主要是为了突围找出路,那么,在1979年那一年,深圳的普通老百姓、来深圳做生意的香港人,以及从内地跋山涉水来深圳的普通人,他们的梦想又是什么?如果我们要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就得看看当年深圳的具体状况。

  1979年之前的深圳是个什么样子?我们现在都看不到了,民间摄影师何煌友的照片集中显示,那时候的深圳,福田中心区还种满着水稻,大鹏海湾和蛇口海湾停满了打渔船,多数房子不超过3层,而隔河对岸的香港却是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大量的村子里只余妇孺儿童而无青壮年……

  据深圳博物馆编纂的《深圳特区史》披露,1979年的深圳(也就是当时的宝安县),一个农民一年辛苦到头不过赚300来块钱,平均每天还不到1块钱,而城镇工人一年则是769块,平均每天是2块多钱。1979年7月15日深圳特区成立那一天,惠阳地委支援深圳建市的第一批50名干部来到深圳,16个人住一个房间,而且被要求3年不准带家属。

  就是这样的情况,1979年之前,深圳发生了三次大逃港,就在1979年的当年,还发生了广东7万人云集深圳逃港事件。

  但就在特区成立的前后,逃港事件似乎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

  他们只是想吃饱饭,这是1979年以前的深圳梦。

  香港妙丽集团的老板刘天就被誉为是来深圳投资的第一个港商,他1978-1979年在洪湖二路办了个皮鞋厂,他支付给工人的工资最高可以达到180元,比当时镇长还高两倍。上述袁庚的按劳分配制度,也使得一个工人一天可以赚4块多钱。更为典型的一件事是,一个名叫陈金华的养鸡专业户,办了个3万只规模的养鸡场,一年后成了万元户。他回忆说,当时每只鸡最少可以盈利2元,一个年产10万规模的鸡场,一年的盈利就超过20万元,这在当时有很大的吸引力。

  资料显示,在1979年初,深圳引进了70多家“三来一补”企业,大部分分布在农村。从此,人们的收入开始翻倍增长。有人这样形容道:“1979年的深圳,许多人关起门来,悄悄数着突然增多的钞票,一个突然升格为市的小镇,开始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在这一切在悄然发生的时刻,宝安县也改为了深圳市,那是在1979年3月5日。这样一个县城改为一个城市之后,管辖范围由原来的3平方公里扩大到了2020平方公里,总人口也增加到了358267人,这是当时深圳的全部家底。

  “如果单单是靠原来3平方公里的深圳镇,承载不了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梦想。”宋丁评论说,宝安县原来是个农业县(从1967年起,每年上缴商品粮1亿多斤),但如今设立特区,做的是工业化的事情,必须按照城市的框架才能加快推进。“深圳的撤县设市,给了深圳梦一个舞动的平台和空间,如果我们只在一个小县城的框架下折腾,可能结果是另一番景象。”

  “可以说,1979年,金钱梦已经开始萌芽。”高海燕说,放开的体制、灵活的管理、更高的收入,让人们萌发了战斗力。不过,刚刚起步的金钱梦还不至于形成辐射力,那一年开始来到深圳的外地移民,在他和宋丁等很多评论者眼里,更多的并没有一开始就怀揣着金钱梦而来的,“外地人来深圳,如官员们改革一样,开始也是为了找出路,找寻个人的出路。”高海燕表示,内地的计划体制几乎形成一个令人窒息、毫无生气的社会氛围,消灭个性和欲望。“他们想找一个能够透口气的地方,而在当时,只有深圳是这样的地方。”所以说,那一年来到深圳的外地移民,“他们一开始并不是带着明确的发财梦想来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能不能发财,他们只是想离开那块令人窒息的地方,寻找生活变好的可能性”。至于深圳带给全国的确定无疑的金钱梦,则是在1979年第一批移民到来之后,才逐渐形成的,而那是后话了。

  深圳梦·数字

  ●1979年,深圳城区面积只有3平方公里,人口2万多人,G DP1.96亿元,国民收入1.6亿元。当时人均收入很低,农民一年收入仅300元左右,职工人均年工资759元,农民人均年纯收入152.2元。

  ●1979年,深圳仅有幼儿园19所,小学226所,中学24所,教授进修学校1所,教授2388人,各类在校学生6.53万人。特区内只有1所中等专业学校,7所普通中学,38所小学,在校学生1.2万多人,没有一所高校。1979年,中专以上学历和初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的人才只有4000多人,其中大专以上学历的只有2000人,466名医务人员中只有12名主治医师。

  ●1979年8月,时年60多岁的汤年被指派负责筹建东湖宾馆,由香港嘉年有限公司出资金,深圳市出土地。深圳仅此1家合营企业,也是最早的一家。

  ●1979年11月7日,深圳市五金矿产进出口支公司、省建材进出口公司与香港凯旋贸易公司签署合作经营“乌石古石场”协议,投资4644万港元,这是我市第一家中外合作企业。

  ●1979年,深圳仅有“南山牌”酱油1件注册商标。

  ●1979年11月,宝安县罐头厂的领导骑着单车接待了百事可乐公司代表李文富,1981年,百事可乐在深圳正式建厂,成为第一家投资深圳的世界500强企业。

  深圳梦·语录

  就叫特区嘛,陕甘宁就是特区。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搞。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1979年4月5日-28日,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议间隙对广东省委领导说,这是深圳经济特区名字的由来

  如果省委同意,我愿意去汕头搞试验,如果要杀头,就杀我好啦!

  ———1979年3月3日,吴南生在广东省委会议上提议在汕头设立出口特区时说

  广东可以先走一步,中央、国务院下决心,想给广东搞点特殊政策,与别的省不同一些,自主权大一些。

  ———1979年4月5日-4月8日,华国锋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听完广东省委的汇报后表示

  办特区,就看你们广东的了,你们要有点孙悟空那样大闹天宫的精神,受条条框框束缚不行。

  ———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在与广东省委领导层座谈后表达对广东的期望

  3年不准带家属,住宅建好后再说。

  >>>相关阅读

  “闯深圳”与“告别传统”是一个意思

  深圳梦:“破坏”与“创造”的快感

  深圳以经济为名开启了先锋与独行的造梦历程

  深圳梦的诞生:一个有浓烈政治使命的经济特区

  深圳速度已不是唯一

  深圳梦:一个伟大城市的重新期许(图)

  30年深圳梦 依然在持续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精彩专题
西安昆明谁是
博物馆之城?
·杭州第六届中国国际动漫节
·第十三届中国苏州国际旅游节
·争夺为哪般上演赵云故里之争
·特色之旅 让味觉带你游南通
·宁海城市形象主题口号征集
热点新闻
·广东公布“十大消费潜规则”
·上海世博园首次对公众开放
·云南大理副州长被双开
·调查称50%奢侈品消费为送礼
·绍兴一夜间变身黑客之都
·四川灾区重建3亿资金违规
·哈尔滨已启动20个棚改项目
·南宁全力打造“中国水城”
闲话城市
·四年前镜头下的玉树美丽风情
·高油价时代的车族尴尬
·解决道路拥堵顽症的良药
·李白故里之争显中国文化纷乱
·世博快乐的空中城堡荷兰馆
·现代痴迷新三大件人的结局
·西湖白堤第二届相亲大会
·回忆老上海弄堂中的澡堂
城市联盟
上海 四川 河南 福建 杭州
荔波 青岛 苏州 重庆 沭阳
上虞 绵阳 滨海 无锡 泰兴
江都 射阳 阳春 海安 通州
滨州 吉林 启东 邯郸 海门
遂宁 淮阴 本溪 镇江 嵊州
哈尔滨 巴彦淖尔 叠石桥
鄂尔多斯 新沂 潍坊
行业投资项目
·医药保健和生物科技
·批发零售贸易和餐饮
·卫生体育和社会福利
·科学研究和综合技术
·交通运输和仓储
·电力煤气及供水
·教育文艺及广电
·IT即信息技术
·基础设施建设
·建筑材料业
·社会服务业
·农林牧渔
·重工机械
·冶金矿业
·机电化工
·轻工食品
·服装纺织
·电子通讯
·房地产业
·旅游业
·其他

新浪城市频道介绍 | 商务/广告:010-82628888-6379/6796/3395 媒体支持/内容合作/网友投稿/新闻报道:010-82628888-3165/6786

新浪城市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转6786、3165、319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