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城市 活动 访谈 财经 招商 产权 城市吧 论坛 博客 播客 SINA English
首页 > 华夏风情 

“多彩贵州”纪行:驿路贵州

http://www.sina.net 2009年10月30日 13:02 新浪城市

  北京距离贵州,飞行航程只需2个多小时,但我一直无缘得去。

  两年前,偶尔看到贵州原生态歌舞诗《多彩贵州风》片断,奇妙的小黄侗族大歌、土家族摆手舞、反拍苗族木鼓舞,对贵州的好奇和向往瞬时被勾起;后来读到余秋雨先生的黔东南纪行文章,对贵州越发梦萦魂牵起来,脑中时不时会想象,西南的那一边,该怎样地多彩?苗寨的姑娘,该怎样地美丽?当“多彩贵州行”邀请函飘到面前,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总算等来了。

  登机前,心底腾起几丝莫名的紧张。

  贵州,我能否走近你?

  一、全景

  关于贵州,有句话这样描述:“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话虽刻薄,却也一定程度道出贵州的处境。典故中对贵州也没什么好印象。《史记·西南夷列传中》里,夜郎王心直口快的一句话:“汉孰与我大?”给不解汉情的古贵州,扣上了羞愧千百年的黑帽子。唐朝柳宗元也落井下石,一篇《黔之驴》,更让贵州的头抬不起来。

  其实,明朝之前,贵州分属云南、四川和湖广管辖,三省都视其为边远不毛之地,不闻不问,懒得开发,何来自大?

  贵州的气候条件并不差,但与同属云贵高原的云南相比,一个恰似阳光少年,一个俨然忧郁的孩子。

  地缘上,贵州与青海有点相似,对内地它像边疆,对边疆它像内地。活动承办方金黔在线的总编辑张幼琪对贵州如是解读:“贵州是一个通道,是中华腹地在南疆延续政治经济的通道。它的历史就是古驿道开发的历史。”

  飞机落到贵阳龙洞堡机场后,我便去浏览了这座省城的夜景,印象最深的就是满街热闹无比的小吃摊。贵阳的酱鸡火肉,风味吃食,多为腌渍。这些糕粑腊肉,便于保存和携带,似乎也是先辈们驿路奔波的无奈写照。遥想当年,疲惫的过客行到贵阳街头,掏出一小块带着体温的碎银子,换一大碗热腾腾的肠旺面或花溪牛肉粉,热辣辣地吃起来,心也随之温热起来。驿城的这份暖意,鼓舞了他们,于是背起行囊继续上路。难怪有人说,品尝贵阳街头的小吃,能吃出人生五味,能吃出时间和自然生出的味来。

  看到一段网友对贵州的品评:“贵州没有看惯的雕梁画栋,朱门大院;没有儒道的正襟危坐、装腔作势;有的是自然中的自然,传统外的传统。”

  果然,一路贵州行中,我们每到一地,从当地的介绍中,很少听到东南地区顿辄千年的家底。

  贵州不富贵,GDP在西部省区也排名靠后,但贵州有包容的胸怀,打了败仗的,路过的,犯了错的,贵州都为他们疗过伤,补过元气。

  世俗眼光中贫瘠的土地,却有49个民族在此安身立命。

  也许,贵州的忧郁,是种曲解和误读。

  二、王阳明

  历史上的贵州,不但地缘政治上是边郡,在儒家文化视野中,也是被冷落的地方,家喻户晓的人物几归于零。正因如此,连过路的名人都弥足珍贵。

  王阳明就是贵州最为珍贵的过客。

  500年前,王阳明蒙冤被贬黜为贵州贵阳龙场驿丞。那时的贵州,依旧是一个王朝鞭长莫及的地方,一道圣旨送抵,不知要累死多少匹马,一个流放的人走到,不知要流干几世的泪水。对王阳明来说,被贬贵州,一定是最痛苦的人生低谷,对中国哲学思想来说,却是另一个灿烂世界的入口。

  贵州遇到王阳明,是贵州的幸运,也是王阳明的幸运。贵州来了王阳明,文化教育从此兴盛。王阳明来了贵州,驿动的心悄然平息,潜心修学,终成正果。

  1508年,王阳明初到贵阳,暂居在一处溶洞里。善良的山民对这位面黄肌瘦,舍不避寒的朝廷命官好奇而怜悯,在洞外为他搭起了草房和凉亭。

  正所谓哲学总是从苦难中产生,龙场悟道三年,王阳明“函六合、入无微”,“知行合一”的心学一飞冲天。

  那个溶洞成为王学的起点和圣地。飞鸟不通的荒茅之地,奇迹般地成为儒学圣地。王阳明还办起了龙岗书院,龙岗山一带的寒门弟子,幸运地成为黔中王学第一批人。三年后的王阳明,没了泪流满面,反而把贵阳当成了天堂,连寄居的山洞都起了个好听的名字“何陋亭”。

  清朝嘉庆年间,贵阳修建阳明祠,纪念早已离去的王阳明。毗邻的尹道真祠则为纪念汉代先贤尹珍而作。在贵州人心中,这两个高大而模糊的身影,一前一后,在无声的冷月下,崎岖的山路上,头也不回地向理想王国奔去。

  他们的身后,一个山地省懵懂的文化梦正逐渐醒来。

  三、安顺

  打开贵州地图,发现贵州9个地市州中,七个与周边省份接壤,真正属于腹地的,除了贵阳,就是安顺。古代,内地取道贵州进云南,安顺是必经之地。安顺也是抗战时期日本全面封锁下中国对外唯一的生命补给线。

  安顺有“安宁、顺服”的意思,颇有炫耀中央威力的含义。史料考证,先后18万汉人驻黔屯堡,使得安顺地方经济获得极大发展,蛮荒就此划上了句号。安顺地方府志中记录:“城围九里,环市公室皆壮丽宏敞”,“商贾云集,远胜贵阳”。到清末明初,安顺更是“商业甲于全省”,云贵川三省富贾权胄、三教九流云集此地,醉听笙鼓,吟赏烟霞,声色犬马、十里繁华。

  不过,“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今日安顺,商业已远远落在了贵阳身后。这座城市的浮华旧梦消云散去。

  安顺耐人寻味的往事,让我们的旅行,也留下了耐人寻味的记忆。

  安顺的头号景观,黄果树瀑布当辞不让。几十年前,当人们对旅游产业尚为模糊的时候,黄果树瀑布已经家喻户晓,直到今天,它依然是贵州的魁牌。徐霞客描述黄果树瀑布“‘珠帘钩不卷、匹练挂遥峰’,俱不足以拟其壮也”。可惜,李白未曾来过,否则,“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浪漫诗句就不一定赐给庐山。有“金黔宝贝”之称、网名“背篼”的吴蔚说,李白没来贵州,少了很多遗憾,如果他来过,连“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也该改地名。

  安顺的屯堡保存得最多。去屯堡的路上,看着两旁的古村落,我就感觉腕上的表针停了,时间在这里没有了意义。当中国的现代化神气十足地端坐在各省大城市里的时候,历史却躺在这些边陲僻壤里呼呼大睡。

  我们参观的天龙屯堡古镇,也是一部躺在贵州的历史。稍有不同的是,它不是呼呼大睡,而是在清风的呼吸里,在群山的躺椅上假寐,无欲而清醒,坚守着600年前的宗法和习俗。屯堡石寨由一座座杀机四伏的城堡组成,户户人家环门相扣,黑黝黝的枪眼随处可见。房间内部却如江南人家般装饰考究,连地漏都雕刻精美,寄托着主人浓浓的乡愁。

  了解了屯堡“调北填南”的历史后,我还是疑惑不解。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如此艰难地薪火相传?是什么寄托,让他们甘于偏居地球一隅而没有归去?天下是人的天下,实践一再证明,只要愿意,没有到不了的地方,没有过不了的大山大河。

  唏嘘中,我无法不佩服天龙屯堡人的定力。

  当地安排我们观看最能代表屯堡文化的地戏。地戏没有专业艺人,所有演员由当地农民充当。门前院外,即是戏台;一锣一鼓,即是乐队;三五步就是千里沙场,六七人就是万马雄兵。表演的内容几乎都是疆场英雄南征北战,早没了江南地方戏的缠绵悱恻、儿女情长。

  远隔千山万水的同宗,人与人如此相似,戏与戏如此不同。

  当地导游介绍,明朝的各种风俗,这里几乎都保留着,而且要隆重庆祝。中国江苏网的总编辑贾桂林是挤出时间专门来看屯堡的。他笑言:“我是寻亲来了。虽然这里的语言有所改变,但还是听出了亲切的乡音。我们的习俗文化,自己不珍惜,随意丢弃了,没想到屯堡人,替我们保留得这么好。” 北京千龙网的总编辑贺智生也感慨,我们到处找自己的文化,蓦然回头,却在异乡找到了遗失的自己,这不失为一种悲哀。

  天龙屯堡古镇过去也是古驿道的一站。我们脚下的石道上,重叠着先人无数歪歪扭扭的脚印。在古旧的巷道翻来覆去地走,我翻来覆去地思考一个字——道。中国不缺道,缺的也不是常道,而是缺屯堡人这样操持常道的心和遵守常道的意志。

  回家的道,屯堡人没有走,可我分明看见,他们的内心,一直在走着……

  古道,人道,世道。

  屯堡,真是一处启示录式的背景。

  四、苗寨

  贵州是移民之州,移民史改变了贵州的命运,但千年以前的民族大迁徙才是贵州高原最恢宏的乐章,特别是苗族人的反复迁徙。漫长的迁徙结束后,苗族化为千山万壑星罗棋布的村寨。

  快到中国最大的苗寨——黔东南雷山县西江苗寨的时候,天近暮色。一座座青山古画一般展开。别处的山,石多林少,地薄尘飞,这里的山,上下碧翠,仿佛永远活在少年时代。

  我问座旁的同行者,请你望着窗外,用一个词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

  思索片刻后,答曰:“归宿”。

  这个词,听起来如此缥缈,远得似乎在云朵都飘不到的天边。但我相信,这个词,不是他一个人的答案。

  在我们这些外来人的眼中,深山老林是可畏的,而在苗族人心中,深山老林是可亲的。深山老林承载了他们全部的历史与现实,是他们生的见证,死的见证,是他们的精神缩影。

  从炎黄部落大战,蚩尤战败身死翼州开始,蚩尤的后代——苗人便开始被迫跋涉。是大山给了疲惫无助的他们依靠和滋养。他们失去了土地,失去了财产,失去了大部分生命,但他们挺下来了,化剑为锄,妥帖地生活在祖先战斗过的地方,并凭借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口述传承,穿针引线,把千百年的血脉古风唱在口中,穿在身上。

  进入寨门,我有一种登天的感觉。眼前的乡街,仿佛郭沫若笔下的天街。满寨灯火与星火相连,仿佛为苗族树碑立传。望着璀璨的前方,我不禁再次慨叹历史的无常和多舛。

  雷山县委宣传部的李恒副部长邀我参加了他们的同学聚会。我第一次触摸到,苗族没有酒不相聚,没有歌不相聚,没有舞不相聚。他送我一本县里自办的杂志《苗学时空》,其中一首“沁园春?西江”描述苗族的血泪史:“历唐虞夏商周,纯自养自传在山陬”,“战荒野,斩虎狼毒虯”,“苗疆百战,尽毁头号颅”。句句读来,耳畔似乎响起苗人反抗强权统治的阵阵厮杀声;特别是“生苗”,被当作野人野兽一样残杀,清朝“改土归流”,短短6年就有30万苗民被杀。雷公山无数次血流成河。

  次日游览,我的心境如雷公山一样沉重。午间在苗寨风雨桥上的送别宴中,很多人惧怕苗家烈酒早早退席,我坚持到了最后。明知不胜酒力,但苗家姑娘们递过来的大碗白酒,我都悉数收下。我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九死一生的苗家最深沉的敬重。

  出寨的时候,路旁浓郁而抓人的色调依然填满双眼。这掠过的每一座山头,都有一个故事,每一座山头,都有一方灵魂,每一座山头,都有一段历史。

  时间紧促,数不清的传说来不及听,但无论今天的苗寨出落得怎样多彩,这里山与水的底色,亘古不变。

  五、镇远

  镇远位于贵州省东部,自秦昭王30年设县开始,至今已有2280多年的历史。城内潕阳河自西向东呈“S”型蜿蜒贯通全城,形成了“九山抱一水,一水分两城”的太极图风貌,号称“东方威尼斯”。

  我向来反感中国的景区非要跟在西方名胜后面跑,冠以“东方***”的做法。威尼斯的历史始于公元450年,比镇远小好几百岁,为何要给人家当“小弟小妹”?说到底,是种文化心态的不自信。

  我们此行,本是品赏贵州,然后投票推选旅游精品线路。所到之处,虽然都有开发慢一拍之感,但正如上海东方网主任徐世平所言,慢有慢的好处,慢有慢的快活。

  游镇远的时候,烟雨霏霏,河边有几位老者在垂钓。“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凤凰人、周庄人,恐怕没有这般闲情吧?他们一定都在忙着向观光客兜售生意。有时候,慢,不一定是错。当经济学一旦成了人们的生活教科书,镇远,就不可能孤悬一方。

  陕西通网的总编辑陆效中说,镇远没有成为凤凰,不是没有典雅浪漫,而是因为没有沈从文,没有黄永玉。

  这话不无道理,一个旅游地区的发展,靠山靠水都靠不住,人才是永远的依靠。

  镇远,柳永不知道、沈从文不知道,陈逸飞不知道,没了美艳奢华的故事,再美的烟柳画桥,风帘翠幕,都如潕阳河水一样变得清浅,然后静静地弯过人们的视线,静静地流向天边。

  一个为战争而生的地方,一个兵家必争的地方,牵出的情愫,不是金戈铁马的雄迈,竟是一汪淡淡的哀愁。

  镇远,让人看在眼里,疼在心头。

  六、尾声

  千年以前的戏剧,千年以前的粗布,千年以前的风月,千年以前的石楼,没有消失在时间深处,而是在贵州的高山谷地里鲜活地生长着。

  贵州行最后一天,主办方奉上特产玫瑰酒,居然满桌同醉。甜甜的果酒,为什么会醉?为了贵州吗?这是个谜。

  离开前的夜晚,大家到贵阳的精神象牙塔——阳明祠喝茶。聆听着各地网站掌门人对贵州行的感触,我也默默许了个愿:希望不久的将来,贵州的古驿道旅游真正复活,像一根金色丝线,串连起壮美风景中一个个闪亮的名字。无论是谁,只要走进这片土地,他就会随时与美相遇,并被这个地方涂上属于自己的色彩。

  倘如此,“多彩贵州行”就变得意义非凡。

  活动结束了,我们也如一阵风,来了又去了。可以断定,我们走后,惦念贵州的人,将越来越多。在穿云腾雾的飞机上,披星戴月的火车上,必定有不少对贵州心向往之的人,憧憬着踏上贵州的一刻。

  贵州的一部驿路史,时光雕刻,谁能说得清已经发生了多少故事?正在发生多少故事,还将有多少故事要发生呢?

  让我们继续聆听,云贵高原吹来的风,还有风中的故事。

  文/杨菲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贵州出海口选定广州 正建设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2009-09-30 15:47:00
遵义为“多彩贵州”着红描绿2009-09-25 18:21:37
贵州省长林树森坦言贵州旅游五大问题2009-09-25 18:20:36
贵州侗乡好避暑(图)2009-09-02 10:50:43
上海媒体关注荔波“世遗”热捧贵州旅游2009-08-24 11:17:46
贵州遵义:“绝地逢生”写新篇2009-07-27 16:21:09
贵州矿工被困25天获救奇迹2009-07-24 11:02:47
贵州安顺:政府主导深化旅游业发展2009-07-09 14:04:05
贵州风情录:都柳江边的侗寨(组图)2009-07-06 11:43:35
热浪席卷北方 去贵州旅游觅清凉2009-06-30 11:41:24
贵州船队阻断赤水河四川段航道(组图)2009-06-18 11:38:23
贵州毕节防氟铁炉被大量弃用 系2亿元民心工程2009-06-10 10:58:19
贵州习水高利贷公司调查 政府官员公然参与(图)2009-04-16 13:57:29
贵州紫云古法造纸术濒临失传2009-04-15 11:59:40
贵州剑河县发现清道光年间圣旨原件2009-04-07 10:51:43
贵州五项服务给中小企业加温2009-02-01 14:16:35
贵州雷山苗寨载歌载舞庆新春(图)2009-02-01 14:06:34
贵州将建史上难度最高水利枢纽工程2009-01-19 11:46:15
贵州卫视收到指示后放弃转播山寨春晚2009-01-16 10:18:49
贵州廉租房“租售并举” 争议下的利弊博弈2008-11-25 10:26:28
贵州威宁百年清代庄园濒临倒塌现状(图)2008-11-25 10:12:49
贵州:群山深处的"裤腰带"梯田2008-11-07 13:28:25
贵州茂兰保护区发现罕见猫脸蜘蛛(图)2008-11-06 10:24:22
贵州当之无愧被称为“公园省”(组图)2008-09-22 11:59:40
发展“生态经济” 构建贵州“生态文明”2008-09-17 11:46:08
贵州毕节试验20年:生存与生态从对抗走向共赢2008-09-17 11:42:08
鲜为人知的民俗表情 贵州风韵2008-09-09 16:31:53
专家评价“贵州改革开放30年30事30人”评选活动2008-08-27 15:50:45
贵州省委副书记推介贵州旅游资源2008-06-13 16:57:42
贵州凯里:古老苗寨依山建 苗族飞歌漫山飘2008-06-13 11:20:19


精彩专题
2009南宁民歌节 众星云集开幕式
访南宁副市长周家斌
·[无锡]走进无锡新区
·[吴江]文化节大型晚会
·[安吉]与众不同的乡村风情
  县委书记唐中祥聊美丽乡村
热点新闻
·厦门官方推荐黄金周精品景点
·明长城东起辽宁丹东非山海关
·沈阳驴友欲探长白山百慕大
·武汉叫卖公交站冠名权引争议
·江西展众多首次亮相文物(图)
·重庆将免费开放数字图书馆
·广东景区承诺国庆门票不涨
·上海市面临老龄化严峻挑战
闲话城市
·回忆使用粮票时代的高中生活
·城市厕所文化PK农村厕所革命
·团圆家宴必备的喜庆排骨菜
·外国街头的超级出租车(组图)
·冷眼观察:美国乞丐群落(图)
·黄金周你那里的景区涨价吗
·苦守一周拍出京城绝美风光
·傈僳族令人心跳的男女共浴
城市联盟
上海 四川 河南 杭州 荔波青岛 苏州 重庆 沭阳 如东上虞 绵阳 内江 无锡 泰兴江都 射阳 阳春 海安 通州滨州 吉林 启东 邯郸 海门遂宁 宿迁 本溪 镇江 嵊州哈尔滨 鄂尔多斯 叠石桥
海门滨海
行业投资项目
·医药保健和生物科技
·批发零售贸易和餐饮
·卫生体育和社会福利
·科学研究和综合技术
·交通运输和仓储
·电力煤气及供水
·教育文艺及广电
·IT即信息技术
·基础设施建设
·建筑材料业
·社会服务业
·农林牧渔
·重工机械
·冶金矿业
·机电化工
·轻工食品
·服装纺织
·电子通讯
·房地产业
·旅游业
·其他

新浪城市频道介绍 | 商务/广告:010-82628888-6379/6796/3395 媒体支持/内容合作/网友投稿/新闻报道:010-82628888-3165/6786

新浪城市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转6786、3165、319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